前长跑名将双脚畸形悔练体育 谈王德显恐惧万分

2019-12-16 16:40:26 山西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前长跑名将双脚畸形悔练体育 谈王德显恐惧万分

    前马拉松名将郭萍由于双脚严重畸形,近日来到北京一家骨科医院进行治疗。昨天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她谈及曾经的运动生涯,几度痛哭流泪,追悔莫及;而提起昔日教练王德显,依旧手脚冒汗,充满恐惧。

    练体育因自己坚持 脚疼跺麻了继续训练

    郭萍9岁开始练体育,说起当时选择体育的原因,她坦言还是自己的坚持起了作用。当时体育成绩特别好,想练体育以后能夺冠军。但我妈坚决不同意,后来我说:不让我去,以后我恨你怎么办?正是这句话,郭萍说动了妈妈,开始走上长跑之路。

    造成现在的双脚严重畸形的原因,正是当时训练造成的,我从9岁就开始练,一个是年龄太小了,还有一个就是教练训练不科学。天天跑上下坡,再加上那时候发育不完全,导致脚趾头变形严重。说到这里,郭萍无奈地摇了摇头。

    由于年纪太小,郭萍并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后来脚疼的难受,她就听教练的,把双脚跺麻了继续跑。那时候要疼我就打一针封闭止疼,但那也挺贵的,后来就不给打了。脚再疼教练就让我把双脚跺麻,每次跑完之后脚都肿的厉害,第二天早上消肿了接着跑。说完,郭萍的眼中已经噙满了泪水。

    成王德显徒弟纯属偶然 第一次挨打记忆深刻

    提到王德显,郭萍的眼神变得暗淡,可以看出对那段记忆深深的恐惧感。但郭萍当年成为王德显的徒弟,却是被忽悠的。当时,我想去一个女教练的队,因为女教练比较好沟通,但是已经沟通好了。但我爸送我到北京站时,来接我们的却是王德显。

    郭萍对记者表示,当时去之前就跟王德显说好了,不跑马拉松。但后来由于她的成绩非常好,王德显就跟他说:你要想当世界上最好的人,800、1500、马拉松就都要跑。当时,郭萍一心想为国为家争光,没怎么考虑就答应了。

    第一次被王德显暴打的原因,郭萍记得非常清楚,那时候我们吃的特别不好,不知道谁买了一袋辣酱,我看大家都吃,我也吃了。当时,王德显的队里是家族式管理,他外甥就跟他说是我干的。后来王德显问我,我没承认,他就让我走了。但因为夏天通风,我一走,门就被风吹上了,声音特别响。他一把把我拽过来,我连解释都没来得及,他足足打了我2个半小时。渐渐地,挨打已经是郭萍训练之余的家常便饭。

    郭萍坦言,王德显当时就把她当做一个实验品。被问及有没有想过离开,郭萍已经难掩悲伤,泪水不自觉的滑落下来,他每次打我时候,我特别想离开。但就因为我跟我妈说过那句话,所以才不能离开,因为我不知道回去怎么跟他们交代。

    郭萍在与记者交谈时,手心已经满是汗水,可见,谈起王德显,她依旧充满了恐惧感。郭萍直言每次给王德显打电话。她就害怕,手脚都冒汗。至于原因,郭萍苦笑着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被打怕了吧。

    回家后父母心疼伤心落泪 多次表示后悔练体育

    2002年,重压之下的郭萍脚疼已经到了难以忍受的程度,她终于想到了回家。最终得以成行,还是因为跟教练撒了一个谎。我跟教练说,我妈找了老中医给我治脚,因为那时我的成绩也不是太好,教练可能也懒得搭理我,就同意了。但其实我妈没给我打过电话,我这么多年也没回过家,也没给家里写过信,我爸妈都以为我丢了或者被人卖了。说到这里,郭萍再一次泪如雨下。

    由于当时郭萍已经5年多没回家,家里因为欠债换了好多次,以至于她回家的时候,自己都不知道家在哪里。郭萍给母亲拨了个电话,母亲不敢相信女儿回来了,回到家,郭萍等来的却是两位老人的泪水,我妈回到家看到我脚之后,一下就坐在地上,抱着我哭了整整一宿。我爸从来没哭过,但他下班回来看到我,也流泪了。

    郭萍回到家后,回想起在运动队训练的点点滴滴,依旧非常后怕,回家一年多,她一直处在崩溃状态。说起这些,郭萍苦笑着说:现在想想,(王德显)当时没打死我,我还是挺幸运的。

    采访中,郭萍多次对记者表示,后悔练体育,但已经来不及了,这或许与她退役后生活不如意有关。她退役后,火车头体协虽然给她安排了铁路上的工作,但她的脚伤已经非常严重。再加上从小进行专业训练,文化水平不高,郭萍没有办法承担这份工作。其实现在我也挺想上学的,但没有机会了。说到这里,郭萍流露出渴望却又失望的眼神。

    想让儿子尝尝母爱的滋味 拍卖奖牌维持这个家

    郭萍对记者表示,支撑她活下去的动力,就是老公和儿子。在北京接受治疗的这段时间,她的丈夫一直陪在他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她。郭萍看着身旁的丈夫动情地说:在遇到我老公之前,我真的不想活了,是我老公和我儿子给我的力量。

    说起两个人的爱情,郭萍脸上洋溢着笑容,幸福的变成了小女人。我们是通过别人介绍认识的。从结婚到现在,他都特别呵护我,从来没让我做过饭。他知道我脚不好,每天晚上都帮我泡脚。

    两人的儿子已经4岁了,提到儿子,郭萍一下变得激动起来,泪水已经不自觉地流下来。我儿子说:妈妈,我长大了,我上大学,给你买大房子,背你出去遛弯。一个4岁的孩子能说出这样的话,让我太愧疚了。她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抱着儿子走很远很远的路,让儿子好好感受一下母爱,我儿子想让妈妈抱抱,出去走走,但是一次也没有过。

    郭萍现在最值钱的东西,莫过于那些血汗换来的奖牌,为了这个家,她想到了拍卖奖牌。至于具体的拍卖方式,郭萍哽咽道:还没想好怎么弄,有人问我想卖多少钱,我说我也不知道。因为这些奖牌都是我汗水和血水换来的,但是家里条件太差了,想用这些奖牌换点钱,来维持我这个家。

    至于奖牌换来的钱用来做什么,郭萍已经有自己的规划,我想用奖牌换来的钱,和老公开一家饭店,因为那是我们两个人的。说话时,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武汉治癫痫医院排名治疗癫痫病哪种方法最好吃什么能够对治疗癫痫病有利呢武汉治疗癫痫到哪家医院好